企业如何做到降薪不“伤心”_招聘

2020-03-12 07:02:06 栏目 : 蜂蜜面膜 围观 : 评论

  白领黄先生是一家自动化设备企业的中层员工,去年因市场不稳定,公司的经营就颇为艰难。

  疫情发生之前,黄先生全家前往武汉团聚过年,谁知这一趟远行暂时盼不到归期。3月2日,黄先生的公司正式复工,然而复工第一天,老板就在工作群里表态:公司尽量不裁员,但的确遇到了非常大的资金压力。一个高层在群里提出自愿降薪,随后其他管理层纷纷响应。

  老板说,降薪遵循自愿原则,随后要求人力资源部出具详细的方案。人力资源部给出了一系列方案是:高层降薪50%;中层降薪30%;基层员工岗位工资不变,绩效工资缓发,工资差额会在7月份补齐;3月4日之前没有回到公司的,只发本地最低工资的80%。对此,黄先生和同事们都选择了接受。

  黄先生的降薪遭遇,掀开了疫情下部分职场人正在面对的一道选择题:是在延迟复工中等来“公司没了”的消息,还是选择与企业成为利益共同体。

  三成受访者2月份薪酬有调整

  尽管逐步复工,但职场人的“薪”情却未必阳光正好。

  职业成长平台脉脉联合Tech星球共同对职场人进行了《疫情影响下的职场人——2月份调薪状况调查》,三成受访者的2月份薪酬有调整。不过,对于非常时期企业的调薪之举,有合计近七成的受访者表示“不反对”,另三成则明确表示“不支持”。

  此次“调薪状况调查”以问卷调研的形式访问职场人。34%的受访者表示已经“被调薪”。在受访人群中,当前企业的调薪手段,19%为仅发放基本工资;17%延迟发放工资;甚至有10%直接停薪。除此之外,有26%的被调薪者,面对的是企业“不尽相同”的调薪方式。比如:降薪部分,股权补偿机制;底薪减半、提成不发等。

  事实上,1月24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印发通知规定,“企业因受疫情影响导致生产经营困难的,可以通过与职工协商一致采取调整薪酬、轮岗轮休、缩短工时等方式稳定工作岗位,尽量不裁员或者少裁员。”2月7日,人社部、全国总工会等部门联合印发的相关《意见》亦提出通过协商调整薪酬。

  不过,不出意料的是,75%的职场人不会主动提出降薪。尽管减薪不是个好消息,但大部分的受访者并未明确表示反对,45%的受访者表示:“可以理解,不反对也不支持”,18%的受访者表示“支持,疫情下共患难”,另有8%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一家互联网公司从业者王女士表示,“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疫情期间经济受影响,很多公司都面临压力。通过降薪等方式先保证公司活下去,再考虑“活得好”;员工先考虑有工作再想收入高,这是本末的关系。

  疫情之下,从员工的待遇看企业格局

  对于如何执行薪酬调整的政策,被调薪者所在企业中,有51%的做法是“没商量”——“强制执行,员工不接受就离开”;“号召鼓励,半推半就”的为19%;“高层人员强制执行,其他员工自愿”的为9%。

  然而,在疫情非常时期,怎样设计员工的工资给付,成为企业的生存之道。

  记者了解到,中、高层带头降薪的做法最为普遍。共享充电宝品牌小电近日对外宣布,足额发放1月、2月工资,用于保障疫情期间员工收入及生活稳定。同时,小电高管团队、中层管理团队均表态,自2月起自愿减薪50%,作为疫情期间的小电运营资金。

  坚持不降薪、不裁员的做法赢得了员工的集体支持,有小电员工表示:“上一个台阶看问题,下一个台阶做事情,其实公司和大家是互相成就的共同体,我们每个人都对未知有恐惧,但这不代表我们不能勇于面对未知,对困难不能迎难而上,不后悔自己的每一个决定,愿意降薪与公司共患难。”

  另一种做法的是,根据公司业绩、产品销量调整薪酬结构。在上海有多家连锁店的某汽车服务品牌,因为疫情期间员工返沪率受影响,为激励员工积极复工,决定将门店15%的盈利作为员工的奖金发放;上汽集团旗下上汽大通和零部件企业目前正在内部探讨最新的降薪方案。根据方案显示,上汽大通占工资35%的绩效奖金从3月份起将进行“打折扣”,级别越高折扣也越高。此外取消了年休假补贴、技术中心服装费以及书报券等福利,一线员工全勤奖调整为生产奋斗奖,将根据产销量安排适时发放。

  生存的中断,经济的脱节,个人收入受到影响,企业压力与日俱增……在这场疫情里,每个人都在等待中吊着一颗心七上八下。然而,不可忽视的是企业对待员工的方式,直接影响到整个组织氛围和工作产出,也反映了一个公司的结构规模以及格局大小。

1 2 共2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