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看海的工作,其实是战高温的前沿_招聘

2020-07-25 07:02:12 栏目 : 蜂蜜面膜 围观 : 评论

  炙热的空气、烫手的金属防护板、过往集卡刹车片的焦糊味……记者原以为可以一边工作一边看海的东海大桥养护工,其实却在艰苦的工作环境下坚守着。23日一早,记者来到隧道股份城市运营东海分公司,记录下了这群东海大桥守护者的日常。

  高温只是艰苦工作环境之一

  沿着30多公里长的东海大桥驱车近半小时,在大桥靠近洋山岛的桥面记者见到了两辆停在路边的养护车。养护车上不仅装着养护工具,还起到了防撞、保护工人安全的作用,近十位养护工正在距离养护车不远处前方进行作业。

  太阳的直射、路面和海面反射的热量,让桥面温度明显高于当天的气温。对于正在更换一侧波形防撞护栏的周鹏和几位工友,他们还面临着另外一重挑战,“金属的防护板在太阳照射下,有些烫手。”周师傅说。记者摸了一下,这温度果然扎手,但是为了操作的灵活和速度,工人师傅们都没有戴手套。

  数米远处,刘斌正在和另外几位工友一起清扫着桥面。记者走近才发现,他们清扫的其实是桥面连接处的伸缩缝。“如果不及时清理干净,伸缩缝被垃圾、灰土填满的话就不能起到伸缩的作用,热胀冷缩很可能破坏桥面。” 刘斌这样告诉记者。顶着烈日的养护工们一边清扫着,不时被海风吹起的灰土迷了眼。每每身边有车开过,记者能闻到一股刺鼻的焦糊味,工人师傅说,这是集卡刹车片的味道,他们早已习惯了。

  记者为养护工人们送水

  能看海,也要面对大海带来的挑战。

  东海大桥是我国建成的第一座跨海大桥,有人说,东海大桥的养护工是能看海、吹海风的幸福工作。

  昨天上午东海大桥上的温度在35度左右,周鹏师傅说,这个温度下工作真的还算是“幸福”的……

  “比方说,往年梅雨过后,路面因为雨水的冲刷和大吨位卡车的碾压,有时会出现较大的坑洼,那个时候常常需要在阳光直射的情况下进行沥青摊铺,现场60度的温度是常事。”周师傅开玩笑说,这种工况就距离“幸福”非常遥远。

  又比如说有时需要到桥面下部、桥墩处进行维护,“桥面温度30几度甚至40度,但是桥下因为有穿堂风以及桥面的遮阴作用,桥上桥下的温度会有十几度,强烈的温差会让人非常难受。”

  在大桥上工作了11年的周鹏师傅乐观地说,一般的高温对于养护工来说已经算不上什么挑战,桥面上各种突发状况和高温合在一起,才是真正的挑战。

  热爱故土,坚守大桥

  临近中午,周师傅和工友们的橙色长袖工作服已基本湿透,结了一层淡淡的盐花。

  周师傅们的工作服是由一种厚实的棉布制成,这种材料制成的衣服一般人可能穿几年都穿不坏,可是东海分公司每年都要给一线的职工们发一套。“一个夏天每天脱下来就要洗掉,很容易就洗旧洗破了。”

  周师傅家住在离东海大桥不远的南汇泥城,在大桥上坚守11年,原因之一就是浓浓的故土情结。

  “小时候常在这里附近玩,在海边滩涂抓螃蟹,现在在这里工作也见证了上海的发展。”东海大桥全长32.5公里,每天养护一个来回就是60多公里,战高温、战台风、战冰冻……其中的辛苦只有他自己最了解。

  因为工作的关系,周师傅很少发朋友圈,最近一次朋友圈的内容是今年春节支援上海省界道口抗疫的情景。

  从城市最东面的临港到最西面的道口,周师傅横跨了整个上海,平凡的他似乎总能出现在最需要的地方。(劳动报记者 徐巍)

相关文章